91p9s都市异能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線上看-第1254章 後會-5s7e4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夏季天气热,蚊子多,关九那用了好些年的蚊帐有个破洞,防不胜防,丁春花进来的时候,她正卧躺着,上衣半卷,露出了纤细的腰背。
由于太过生气,丁春花没有开灯,只是神情狰狞着走到床前,一手掀开蚊帐,一手迅疾挥刀。当黑暗中穿来关九尖利的痛喊声时,她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愉悦。
只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惊醒的关九,看到床前黑影,下意识地抬腿,朝人胸口狠狠踢去,丁春花措手不及被踢了个正着,后仰倒地,后脑勺磕到了凳子上,又重重地摔倒在地。
“哎哟,你个死丫头,疼死老娘了,找死!”
“爸,爸,救命!妈妈要杀我,妈妈要杀我,救命啊,爸!!救命,救命,救命啊啊!!!”
关九只觉得后背火辣辣地痛,越过丁春花一边往外跑,一边面无表情地发出惊恐的尖叫,犹如垂死的小兽,挣扎求生。
在寂静的黑夜里,少女清脆又尖利的呼救声迅速传了开来,不单只洪爱国被惊得立刻醒了,就连不远处的近邻洪启亮一家,也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喊醒了两个儿子,各自抄起菜刀迅速奔来应援。
农村人大多都是淳朴的,家家户户都知根知底,一人有难八方支援,红白喜事都是共同参与,大灾小难也都愿意你帮我一把我助你一手。
只是,让洪启亮父子三个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急匆匆地跑来,没有见到外乡来的小偷,更没有遇到暴起伤人的亡命之徒。
关九穿着睡衣,后背鲜血淋漓,洪爱国像是疯了,双眼暴突,“啪”、“啪”、“啪”地朝妻子猛扇耳光,丁春花呜呜呜地躲闪着,连牙齿也被扇飞了一颗。
“爱国,爱国,停下,快点停下来,你想闹出人命吗?快点背小静去保国家,快!”
见洪爱国仿若未闻,陷入魔怔般只顾着抡手臂挥耳刮子,丁春花更是自顾不暇,洪启亮当机立断,让小儿子速度先赶去洪保国家叫醒人,又让大儿子洪光背上关九立刻往外跑,自己却去了杨其邺家,让人开车到洪保国家去预备着待会去镇上医院,或者,严重的话还得连夜赶去县城。
关九趴在洪光的背上,除了偶尔的闷哼,便没有再开过口。此时的她有些懵,更多的是突如其来的厌恶,对丁春花的,更是对自己的。
即便是在并不算遥远的过去,她是一无所有的孤儿,但是天性的谨慎与隐忍,也让她平平安安地活到了成年,可是在这个全然一新的陌生时代里,她以为自己迎来了新生,努力地活着,却原来,她到底还是过于轻信所谓的血脉亲情。
哪怕是与她客客气气地像是客人那般相处,丁春花也不愿意。而她,还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不在意,那么便可以忽视对方的存在,无视对方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危险。
孤儿是什么?孤儿是为了生存,会不顾一切地铲平影响到自己安全的物种。因为没有可以依靠的亲朋好友,所以对周围的环境与人事,丝毫都不能大意。
她却大意了,还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
永橫
现在的她是洪怡静,却也不是洪怡静,归根到底,她是关九,也只能是关九。
这迟来的领悟,让关九无声地哭泣起来,然后她眼前一黑,终于因为失血过多与情绪激动而昏倒了。
她很累。即便是在漆黑的梦里,身上的痛楚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曾经犯下的错误。
如果说从天而降的那堆垃圾她完全没有办法避开所以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这一次的受伤,可以说是她咎由自取。
就算再一次地死去,也是她活该。
她不是洪怡静啊,就算以洪怡静的身份生活着,也不可能完全取代洪怡静。
洪怡静悲愤又麻木的老死了,她关九,也要死了吗?
她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她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体,却还有着从前在育婴所生活的记忆,所以她是灵魂状态吗?
人真的有灵魂?
就算有,她也要魂飞魄散了吧?肉体死去,丧失容器的灵魂,也该魂归地府,往生的往生,湮灭的湮灭。
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什么的,洪怡静不曾做到过,她关九,一个孤儿,失败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没什么好期盼的。洪怡静不该奢望,她关九更无从念起……
大聖手劄 妖夢使十禦
“嘀嘀嘀,宿主求生意志逐渐丧失,启动一级刺激元网脉冲侵入,无效,启动二级刺激元网脉冲侵入,无效,启动三级刺激元网脉冲侵入……”
有什么声音不断地灌入脑海,关九有些好奇。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而她又要死了,依旧没有要向任何人倾诉的欲|望,只是因为不能平静,所以对耳边烦不胜烦的声音起了算不上多大的好奇心。
道镇苍穹 董不凡
好奇心会害死猫,但这一次,好奇心救了她。
关九撑开了沉重的眼皮,视线模糊,慢慢眨眼,终至清晰。
她醒了。
发现自己没死,只是无知无觉地躺了整整两个月。
这应该是个好消息。消化了还活着这一个事实之后,她面无表情地想到,没准是个坏消息也不一定。
整整三天,她木呆呆地任由床边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一声不吭就像是个哑巴,但到底不是真正的聋子,所以她还是知道了该知道又不想知道的事情。
她这一次的伤看着十分严重,不过很幸运,因为被子与衣物的遮挡,差一点伤到内脏,但到底避开了,伤口深,看着吓人,也只是失血严重。
她脱去上衣,慢条斯理地用双手往后反复确认,从右肩膀到左腹,丁春花用水果刀为她刻下了一道长长的伤疤。
人品爆发,却差点自己吓自己一命呜呼,关九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最后,什么表情都没有。
洪爱国掩下了事实真相,没有报案,洪启亮虽然救了人,但详情并不清楚,站在近邻的立场上,也没有过于深究。
丁春花服侍了她整整一个月,不管是医院还是家里,都寸步不离,直到她醒来前两天也病来如山倒,才被洪爱国直接送回了丁家。
洪爱国这一次受了大刺激,临行前扬言,如果小女儿好不了,那么丁春花就没必要再回来了,要么离婚,要么他杀了丁春花去坐牢。
洪爱国胡子拉碴,眼窝深陷,看着像是老了十岁不止。
关九一瞬间就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还活着。要是死了,这个心软糊涂又不完全失去爱女之心的便宜父亲,也许后半辈子还可以挣脱妻子的桎梏,平静地生活。
可她到底还是醒了。醒了就会想着要活下去,贪恋红尘。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关九心想,将来学有所成之后,她还是要好好报答他一番的。
只是,这样的想法没有坚持多久,第二天,洪爱国就亲自去丁家把妻子接了回来。当着关九的面,呵斥了丁春花一顿之后,便算是揭过此事了。
奇生傳 開門了
关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夫妻俩冰释前嫌,既没有明着说原谅,也没有大吵大闹,只是翌日一大早,便回了学校。
她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跟闲杂人士计较。
是的,从见到丁春花的那一刻起,关九便知道,只要她没死,洪爱国必定是会继续对妻子心软的,哪怕丁春花犯了罪,他也会包庇她,不管是为了三个女儿的前程,还是为了洪家的名誉,甚至只是单纯的夫妻感情,洪爱国都会一如既往地选择和稀泥。
在他看来,家和万事兴,没有什么事情是说不开的,哪怕不久之前,丁春花还朝亲生骨肉挥刀相向,哪怕那个夜晚,他也气愤到了极点,甚至为此还对妻子动了杀念。
但是这一切随着关九的醒来烟消云散了。他的勇气,再一次败给了天性中的所谓老实。
关九喝了一口水,将书本合上,脚步轻快地随着人|流离开教室,先是到操场上绕圈匀速跑了十公里,才汗流浃背地去饭堂打饭,带回宿舍吃了。
这一次受伤,花了一千多块钱,相当于她之前打工赚来给洪爱国的钱都没了,还让他补贴了不少。
丁春花拿到一千块老早就寄给洪小星了,自然盼望不上。
这一次回学校里来,生活费还是洪大柱给的,因为心疼她这一次吃了大苦头,老两口整整给了五百块,叮嘱她在学校里一定要多买些肉吃,把身体补好了。
关九拿了,钱不烫手,洪爱国手头是再也没有一分钱的,总比让她向丁春花开口的好。
她落后了整整两个月的进度,想要迎头赶上,便不会有多余的精力去打猎挣钱,即使是接下来的假期,她也不准备出去打工了。但是钱不能生钱,无法开源节流,这也就意味着坐吃山空。
关九考虑了数日,便提笔给顾明川写了一封信,郑重地提出请求,希望他能够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资助些生活费给她。
至于引发经济危机的原因,她当然没有提。
顾明川也没有问,很快就回了一封信过来,明确表示会供她读书,不单只接下来的高中生活费用不用担心,往后她读大学的一切费用,他也会全包了。
当然,要求也是有的。那便是,关九一定要考上京都的顶尖学府。如果只是二三流学校,那么他只会提供学杂费,生活费却是需要她自己去挣的。
冥刹尤黄 夜狼狂
关九收到回信时心中好一阵无语,毕竟她并没有恳求他这么长远的事情,说实话,只要安稳地度过这一年,那么她就有把握自己赚到足够的大学费用。
往后什么都要靠自己虽然会艰苦一些,但是大学也是可以兼职的,单纯的家教便能维持日常生活,假期的话又可以赚取到下一个学期的学费,成绩足够优秀的话又能够获得奖学金,不管怎么看,她都是可以自己解决的。
关九是个诚实的人,或者说,相当直来直往,所以哪怕学会了一些人情往来,在回信中还是感谢了一番后,也明确地表示了大学费用会自给自足不劳烦他的意思。
顾明川没有再回信,不知道是同意了她的意思,还是没有时间去计较这样一件小事。
关九也没有再写信过去问,为了抓紧一切时间读书,她早睡早起,除了雷打不动每天到操场去跑十公里外,她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在了课本与题海上,周末也不再回家了。
丁春花念叨过几次,无非是她花钱如流水不说,连家都不回了,越来越像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有一次让洪爱国听见了,他气得把结婚证书找了出来,薄薄的一张纸,被撕成两半。
“再让我从你嘴里听见哪怕一句诋毁小静的话,你就给老子滚出去,以后也不用再回来了。”
洪爱国虽然原谅了妻子的作为,但是并不代表会像从前那般,毫无原则地任由妻子打骂小女儿。受的刺激太大,所以心理阴影也难免重了些。
他们那个年代结了婚,是登记在纸上的,这薄薄的结婚证一撕,即便是政府里头也未必能够找到二十多年前的登记记录,毕竟之前的年代经历了太多的动乱,许多文书都毁了。
丁春花心惊胆战,又是一通哀哭求饶,伏低做小,好几天才算是平息了此事,心里头自然是对关九更加憎恨了。
关九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发表任何意见的,反正差点再死过一次后,她已经不想跟丁春花客客气气的相处了。
丁春花要是真敢再动她一根手指头,她就会立刻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砍了丁春花的爪子。
在题海战术下,专注至极的关九,很快就赶上了学习进度,并且在期末考时,她依旧稳坐榜首,二十多分的差距,让骆莹莹望尘莫及。
百变校花叶星尔
洪阳离开之后,骆莹莹便成了第二名。
在关九昏迷的两个月时间里,大小考试骆莹莹都是全级第一,即便是在关九回来后的期中考,也是如此,所以得意了好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