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qia寓意深刻小說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討論-第366章 小離子分享-gnogl

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366
哗啦啦!
哗啦啦!
就在这时,古尸开始疯狂的挣扎着,身上的大铁链发出一阵阵激烈的声响。
“真好看!”
江沉看着缠在古尸身上的大铁链,又擦了擦口水。
在他的眼中,这不是黑漆漆的大铁链,而是一条金光灿灿的大金链子。
“真的有那么好看?”
裝X不怕遭雷劈
突然间,古尸安静下来,他的语气中充满了诱.导,“既然这样好看,那么本尊就将这条大金链子送给你了……你过来拿啊。”
古尸的脸上,多出了一抹自认为十分温和的笑容。
江沉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冷颤,道:“不要,你笑的太丑了。”
古尸:“……”
江沉活动活动了身体,他抬起头来,举目四望,观察这棺材神殿里的环境。
这里依旧是五彩斑斓的黑。
与外面的神殿一样,这座棺材神殿里,同样也是一片废墟,倒塌的墙体和柱子,唯一值得注意的,便是神殿郑重要那口黑漆漆的棺材,以及棺材之上锁着的那好似被烧焦了的古尸。
不过,江沉又看到,棺材前面放着一个丈许大小的盆儿,看形状应该是一个火盆。
火盆里还有一丝丝灰色的烟气腾起,里面的火焰应该是刚刚熄灭。
“这到底是神殿还是灵堂啊。”
江沉摸了摸后脑,一脸天真的问道。
古尸:“……”
“对了,聊了这么久,您老贵姓啊。”
小人當道.父子仇 零望空
魔獸戰警
江沉再度问道。
“……免贵姓离。”
古尸狠狠的瞪着江沉,如果眼神能杀人,现在的江沉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离开的离?”
江沉继续说道。
“……是。”
古尸咬牙切齿,“我现在很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你能帮我吗?”
江沉摇了摇头,道:“帮不了啊,那大金链子这么粗,这么大,我也斩不断。”
“用你手上的罗天伞试试。”
古尸似乎看到了希望。
伞大爷被江沉紧紧攥在手里,在这个五彩斑斓的黑暗中,唯一能给江沉带来安全感的,便是手上的伞大爷了。
“伞大爷说它拒绝。”
江沉摇了摇头,然后他再度回头,但却看不到出口。
大漠英雄志 何怨柳
很显然,这座棺材神殿被古尸掌控着,古尸不让江沉出去,江沉就出不去。
错生的瞳孔
而之前,隋歌与他麾下的鬼军可以自由出入,显然是得到古尸默许,因为先前古尸说过,隋歌是他离开这里的唯一希望。
“小离子,火盆里的火被隋歌带走了吧?”
不等古尸说话,江沉再度说道。
“你特么才是小离子,你全家都是小离子!”
古尸再也压制不住怒火,愤怒的咆哮。
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到了他这个境界,早已古井无波,虽然被困在这里亿万载岁月,但他的情绪波动却从未如今天这样产生剧烈的波动。
似乎眼前这个臭小子就是为了激怒他而来的。
“本爸爸贵姓江,你可以叫我小江子。”
江沉嬉皮笑脸道。
看到古尸生气,却又奈何不得自己,江沉倒是放心了一些,但是他的眼睛却依旧死死的盯着古尸身上的大金链子。
古尸彻底无语了,他把嘴巴闭上,不想再和江沉说话了。
但是他依旧在想办法,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种引过来,然后一巴掌拍死他。
啪!
就在这个时候,一块石头飞了过来,重重的砸在古尸的脑袋上。
“你作甚!”
古尸睁开眼睛,再度瞪向江沉。
“没作甚!你怎么不说话了?”
啪!
说话间,江沉又将一根小石头丢过去,砸在古尸的头上。
“吼!!!”
古尸口中发出一声兽啸,然后江沉就骇然的看到,四颗獠牙从古尸的口中生出,然后他张开大嘴,狠狠的咬向面前的空气,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
啪!
然后,江沉又过去一块小石头,恰好丢尽古尸的嘴巴里。
猝不及防间,这块石头被古尸吞入腹中。
“啊啊啊啊啊,本尊要杀了你!!!”
古尸愤怒的咆哮,疯狂的挣扎着,整个棺材神殿都开始颤抖。
然后……
他身上的黑色大铁链,陡然间散发出一道璀璨的金光,直接将他整个身躯都镇住。
咚!
再然后,这具古尸仰面朝天跌进他屁股下面的棺材里。
“应该是装的,想要引我过去阴我。”
江沉看着古尸那好似耍宝一般浮夸的表演,哼哼唧唧的说道:“不过这大金链子真好看,戴在我的脖子上,一定会把倾雪宝贝和明月大大迷死的!”
江沉摸着自己的下巴,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古尸从棺材里坐起来,他蹲在棺材里,探出半个脑袋,幽幽的盯着江沉。
“小子,若是我不同意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出去了。”
蓦地,古尸的语气平静:“我在这里寂寞了无尽个岁月,虽然现在依旧出不去,但身边多出一个你来,未来也不糊寂寞了。”
“你拉屎吗?”
蓦地江沉捂着鼻子问道:“你拉屎一定拉在棺材里吧,好臭。”
古尸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
“你的棺材盖一定是被隋歌那个夯货掀开的,难道他就不嫌臭吗?还把你炼制成了傀儡身。”
“话说隋歌那个傻缺想要炼化你是根本不可能的,应该是你故意 让他炼化的吧。”
江沉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不过你也是个傻缺,竟然选了隋歌这个夯货,就算他把你炼化了,也没能放你出去。”
古尸觉得,再和这小子扯下去的话,他的脑壳一定会被气炸的。
“你看,你果然没能出去吧?”
江沉笑嘻嘻的说道。
“若非是你的人突然间到来,把他引出去了……本尊早已脱困多时!”
古尸咬牙切齿。
“所以说他是个傻缺,连这点定力都没有。”
江沉哼哼唧唧的说道:“他就不能先把你放出去,再来找我的麻烦?”
“或者说,你也是个傻缺,定力不足,被他发现了端倪,所以他才会中途出去,而不是将你放出来?”
“一定是这样的,所以说,说你是个傻缺一点也不冤枉你,还好意思找本爸爸的麻烦?”
江沉斜着眼看古尸,道:“就算是本爸爸不来,隋歌那个傻缺也不一定会放你出去。”
古尸嘴里的獠牙又长了几分,他那本来绿油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猩红色。
“说你还不乐意听了。”
二師兄 昭昭未央
江沉撇了撇嘴,道:“你自身的大道应该一直都与外界联系,从未落后于时代吧?”
“让本爸爸放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听到江沉这样说,古尸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但是本爸爸凭什么放你出去呢?刚刚还要动手拍死本爸爸,本爸爸又不欠你的。”
“所以,你还是乖乖留在这里吧。”
说话之间,江沉撑起伞大爷,便朝着身后的黑暗走去。
盛唐风流武状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