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dwx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40 惶恐推薦-h0595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太阳沉下了最后一缕光,也是马戏团的戏谑奏鸣之时。五光十色的光芒点亮了山坡,然而这一次的开演中并没有观众。
“尊敬的团长大人,我能嗅到空气中的血和鬼魂的臭味!天哪!这些陷入争斗中迷失了自我的人和鬼是多么的可怜,我们确实应该为他们带去我们的欢笑和舞蹈!”小丑尖声叫道,“朋友们!我亲爱的老伙计们!我们英明的团长大人带我们来到了正确的地方!看看这里充斥着的愤怒、仇恨和嫉妒吧!我们一定要拯救他们,将幸福带给他们。”
“没错!”礼帽先生拍着自己的肚皮大声说,“这样的地方值得我们进行一场专场演出!一场美妙的,能够让人佐以最高级红酒品味的表演!赞美团长大人!我们的第一场巡回演出,就能够如此尽兴!”
“哦~~表演开始了~~~”高抛球小姐用宛如唱歌剧一样的声音为二人的鼓舞声应和着,而就在这时,华丽的帷幕之后走出了一个一身红色西装的人影——张欣晴双手插在口袋里,面容冷肃地看着已经走出帐篷的众鬼怪。
“你们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
“团长大人!您,您是说我们可以自由行动吗?”小丑捧着脸问。
“我不限制你们针对那片阴气四溢的区域里展开的任何‘表演’。”张欣晴沉下脸,“不如说,你们最好给我在这次表演中取得足够的‘欢笑’回来,否则我会生气,扑克马戏团不会要带不来‘欢笑’的废物,明白吗?我们是可以招收新人的,而我恰巧也知道一些很有潜力的家伙。”
首席老公的腹黑娇妻
“不不不!我们是最棒的,一定是最棒的!团长!各位伙计,不要愣着了,团长大人可是快要生气了呢!我们为大家带来笑容的速度可远远赶不上伟大的团长那诚挚的心情!”
在小丑的尖声叫唤当中,木桶矮人、铁锈骑士、英俊牛仔等一言不发的鬼显然也开始紧张了,这群鬼怪连带那些动物形态的鬼一起化为了阴气,各自施展本领冲着山下大东路区域那乌云盖顶一样的阴气便冲了过去。
“以这群鬼的脚程,五分钟之内应该就能进入战区。”张欣晴走出帐篷,手一挥将帷幕拉上,背后巨大的马戏团帐篷也消失于无形。
只要她活着,这些鬼就能在马戏团里复活,所以身为团长的她倒是不用深入险地。她当然不担心这几只鬼,她在头痛的是自己怎么控制住这个马戏团。
别看小丑能赞扬她赞扬到那么不要脸的地步,只要她不能及时用“演出”带来“欢笑”,这群鬼能直接吃了她。在帐篷的团长室里她可找到了好几本之前团长留下来的笔记,良心未泯的就是演出不够最后被吃了,而丧心病狂的下场也不怎么样,被马戏团的狂气所感染自己登台成为了盛大表演的一部分。
前人经验全是失败的,唯一的收获是一把团长手杖,黑漆漆硬如钢铁却几乎感受不到重量的一件武器。不过手杖并没有什么别的效果,也不可能指望它能对付鬼怪。
最后,最让她感到焦躁不安的是之前小丑送过来的那封信。小丑会被人控制也在情理之中,这些鬼本身的实力并不是特别超群的,离谱的是“扑克马戏团”这个整体。但能抓住这一点让小丑带话的叶琴显然也不是什么易与之辈,那封信上虽然表达了一定的友善,可在张欣晴看来也有限。这个同学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沉稳干练的人,如果她就是现实当中的“侦探”的话那确实不好应对。
她不抱有侥幸心理,道士和厉鬼是势不两立的,扑克马戏团手底下这么多人命,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
就在此时,她看到远方那团阴气之中血光冲天,杀伐之气几乎要破开了云彩。这番光景普通人自然是看不见的,除非有道家天眼或者望气的本事,又或是张欣晴这样借助鬼魂之力才能看到。
“这到底是什么规模的战斗?”她也有点惊愕,这根本就不是一两只鬼能闹腾起来的,就连马戏团表演的时候都不会有这么重的阴气,夹杂的杀气更是看一眼就感觉眼睛刺痛。张欣晴可没问陆凝打算挑起多大程度的事情,在她想来挖出一个隐藏起来的人就是悄悄调查然后出其不意地一招制敌,怎么还弄出这种声势来?简直就像是战争一样!
张欣晴皱着眉,在山上随意走动着。保持着从前生活习惯的旧园人家都在天黑之后就回屋了,如今各个房子亮着灯,外面倒是一个人都没有。
哦……有一只鬼。
张欣晴目光如炬地看到了在草丛里蹲着的一只鬼,她这可比要消耗法力的道术方便多了,而且夜间视物如同白昼。
那只鬼看到张欣晴过来,瑟瑟发抖,作为扑克马戏团团长,张欣晴身上的森森鬼气是完全不输于白神之类的顶尖鬼怪的,一只地缚灵看到确实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
“出来。”张欣晴乐得仗势欺鬼。
那地缚灵从草丛里爬了出来,口中不断小声重复着什么。张欣晴皱了下眉,叱了一声:“大点声!你是什么来头!”
“小,小的是当年主家捏合仆从灵魂碎片所成地缚灵,镇宅守家之用。请……请大妖不要吃了小的!”
“地缚灵……灵魂碎片?你家主家是谁?”
“主家,主家家主道号离策,世……世代修道,小的也不是真的因谁人谋害而生的,取那一点灵魂,死……死不了人……”地缚灵口齿都不利索了。
“所以你是主家仆从了?一共捏了多少人才捏了个你出来?”
嫡女難嫁
“不多!不多,就八家仆人,八家的当家的,各自取了一些灵魂出来。老爷给了他们富贵荣华,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
“你倒是挺忠心啊。”张欣晴将杖子往地上一杵,“八家仆人?取点灵魂不要紧?真能说得出口……”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之前和周诗兰聊过两句的时候,提到过想要了解当年这里老财主家情况的事。
“你们八家仆人都是哪八家?姓甚名谁?”
“我们……我们都是老爷重新赐名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这是个人都知道,老爷说这有利于我的修行。”
张欣晴嗤笑一声:“你的修行?你实力也没见强到哪去……嗯?”
傲然干坤 妙笔生花
慕南枝 吱吱
=
对于张欣晴来说,当她目睹脆弱的善被积淀的恶摧枯拉朽一般轻易撕碎之后,这个世界的另一面就向她展开了怀抱。
只有她能看得到自己背后灰色和红色的那一对翅膀。就像是这个世界在她眼中的色彩一样,一面拥有着鲜艳到刺眼的色彩,一面却是安静得没有任何事物的幽深死地。
灵魂之翼,每个人身上都会有。因为只有自己看得见,张欣晴便认为自己是不同的。而如果有人的死亡和她牵扯上任何联系,那么她的翅膀便会茁壮成长。死于意外或他杀,会助长红翼,而死于自杀的,则会助长灰翼。
鬼的身上也会有灵魂之翼,尽管不像人类那样丰满布满了羽毛,但是那些只剩下神经和骨架的翼在张欣晴眼里也有种别样的美感,尤其是在这些翼粉碎于自己的翅膀之下时。
她的内心是充实的,粉碎的翼被自己所吸收,带来的满足感可以填补内心的空洞。这或许是某种精神类成瘾,只是她已经难以放弃了。
在年龄稍长之后,她开始有意为自己设计一些精美的“猎物”。
死去的人、消失的鬼,连张欣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些养料中同样包含了她原本不曾掌握的知识,包含了那些化为碎片的鬼所应该具有的力量。她正在变强,不过自己浑然未觉而已。
出乎意料的,拥有着如此能力的她并不贪心,她只是在这个城市和周边精心挑选了二十四个“猎物”,接着花费大约五到六年的时间,精心雕琢,使他们的羽翼变成最完美的姿态。
这个过程很愉快,美食家应当学会自己做菜,尤其是张欣晴找不到第二个同类的情况下。她在实验,如果这个实验能够成功,可以换到下一个地方,再重新挑选一批原材料……这个世界上的人总是不会缺的。
在冬日的寒风中,张欣晴走下已经出现裂纹的道路,从土坡上滑下,沿着荒废的田埂走了大约两百米,停在了一堆荒草之前。
重生麻辣小军嫂 果子姑娘
“人走茶凉,世间的情感,也经不住这样漫长时光的消磨吧。”
农女喜临门
她俯下身,掏出一把小刀,走进荒草丛中割去了一些枯草。枯草下有一个低矮的分头,一块粗陋的石头埋在当中,上面用歪七扭八的浅痕刻着【张……之墓】,中间名字的部分已经看不清楚了。而她割下了第二丛杂草下的墓碑则也差不多,【柳……之墓】。
“当年刻得太浅了……爸,妈。你们的名字……我已经没有印象了啊。”张欣晴苦涩地笑着,垂下了头。过了片刻,仿佛是发泄自己的怒火一般,她用力将那一大丛草都扯断,转身离开。
寒风摇曳着枯黄的草丛,送走张欣晴远去的背影。被扯断的乱草慢慢滑开,显露出更矮的地方,刻着【张欣晴之墓】的小小墓碑。
——【上传者,诗画江南】
=
————
“王仲楠为自己挑了一个对手。”
“也不确切,应该说他为故事里的自己设置了一个对手的确切能力。”
陆凝问时间,也正是因为下一段接龙应该要更新了。事到如今大概没几个人没发现接龙有问题的了,之前有那样奇怪的长篇,而这一次则轮到王仲楠这位故事里的“侦探”写作了。
燕子丹、汤海瑶几个就讨论了起来,王仲楠的这一段故事明显是在为故事里的自己作打算,只可惜故事里作为侦探的他还不了解实情。
“如果故事里的凶手是张欣晴变的鬼的话,我们实际情况会不会也是这样?”汤海瑶问。
“故事并不会原样反映到现实中,只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张欣晴现在真的是一群鬼的头目,本身也算得上是半只鬼了。”陆凝说,“不过保险起见,我们也可以问问王仲楠关于这个灵魂之翼到底是怎么设定的,毕竟根据我那些没写出来的设定部分,张欣晴确实取得了扑克马戏团的控制权,所以我们内心考虑的设定应该也是真的。”
“这就问。”燕子丹立刻在通讯录里找出王仲楠打了电话过去。
等待了十多秒钟后,电话接通了。
“喂。”
王仲楠的声音带着粗喘,还有一丝颤抖,令人心生一股不妙的感觉。
“王仲楠,我是燕子丹。”
“哈哈,燕子丹啊,是你……你也想害我了?”
“什么?”燕子丹反应很快,“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颜梦啊,她找我求助,哭得厉害,我真以为她是怕了。”王仲楠的声音里能听出一股畅快的声音。陆凝回头和汤海瑶对视了一眼,颜梦就是之前写了超长篇医院故事的那个“回笼觉”,也就是说昨天?
“她说她爸妈外出务工要年前才回来,自己在家里怕,想有个同学说说话。我还想着避避嫌,最后还是挨不住她央求去了。”王仲楠冷笑,“结果原来是她住的那座楼都变成鬼楼了。通往地狱的电梯,不存在的十三层,重力变向的怪物,晚上在你门上拍血手印的鬼……真是让我长见识了。”
“你遇到了这么多怪事?我们刚看到你更新了接龙!”燕子丹声音提高了一些。
“是啊,颜梦就是用她遇到的怪物作素材。她找到我不过是为了有人进来能找到出去的路,结果害我也困在这儿了……呵呵。我真想好好骂她一顿,不过死者为大,就算我要死了,这点风度我还是不会丢的。”
鬼手推拿
邪帝传人之邪公子 巨蟒
“你说什么?你要死了?你现在周围是什么情况?”
“我在颜梦家里,就在一小时前,她在自己的浴缸里面被绞成了碎肉从出水口冲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