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天行緣記 ptt-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密藏行宮 八 替罪展示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天行缘记
在将‘烈夔吼’的真灵压落至虎符金印后易天才算是松了口气,稍迟盯着石台上的灵宝仔细打量了下才伸出手来轻轻将其拿起。
手指刚触及到那虎符上后只觉得一道灼热的感觉从上面传来,易天脸色微变体内功法运转起来后手中祭起了真火后瞬间将虎符包裹住了。
经过灵火的煅烧过后原本金色的虎符表面呈现出一层淡淡暗金色泽,易天再次将其拿在手中后把玩了下,随即笑道:“上古真灵附身的灵器也不外如是。”
那枚金印嘴里却是再次响起道吼声,似乎是对于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不认同。不过此时已经是不容它再如何了,既然被收入自己手中那就没得再跑。
伸手将金钵收回后易天直接将虎符金印置于其中,随后又取出了道灵符贴在金钵口上将其彻底封禁起来。做完这些后伸手一甩直接将其收入储物戒中,而后脸上才露出些许轻松的神色,嘴里轻叹口气道了声:“总算是完结了。”
话未说完只见天魔刀上宛青山的元婴再次浮现出来,在刀身之上站定后双眼之中闪过一丝精光盯着自己打量了起来。
不知他到底为何会有如此表象易天也是面色一愣,随即开口问道:“宛前辈还有什么事要吩咐的吗?”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没想到你竟然是佛魔双修之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宛青山顿了下说道:“你是如何做到让两种本该不想让的灵气融入自身的?”
易天闻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周身灵光大现之下恢复成灵修真身的模样。随即开口回道:“这才是我的本尊,因为在地狱界中灵力属性的问题我的灵修真身不比魔修本尊那般施展功法得心应手。所以我才会以之前那般模样示人的,此事现任蛮角族族长宛刚早已知晓,待前辈你见到他后一问便知。”
宛青山盯着易天大量了好一会才一阵唏嘘道:“易小友果然厉害,如此既然你这么坦白那我也自然无需再担心了。实则我之前对你的动机还有些许疑虑,所以很多话也没有尽言。”
料到如此易天却是丝毫没有什么惊讶之色,如果自己真是一个魔修宛青山必定有所顾忌。毕竟魔族修士在上灵九界之中名声不好,这些异族修士多多少少都会在心里防着一手。
但如果是灵修那就另当别论了,至少灵修难以在地狱界内扎根,更不会久留。想到这里易天再次运功转换身上的灵力回复成魔修本尊的样子,随即笑道:“前辈多虑了,之前我也没有将实际情况与你道明,不过在下确实是玄黄之气双修的修士。”
“玄黄双修,这句话我也是有数万年没有听到了,”宛青山叹了口气道:“记得当年我还是从幽冥大帝口中听闻到这话的,只可惜他当年也是有心无力,到最后也没有练成你这般功法。”
“哦,前辈竟然不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前任幽冥大帝也曾经尝试过融合玄黄二气,”易天闻言面色一惊道,实则心情暗暗思量起来‘照理说自己这般玄黄双修是无意间吸收了魔源之力后修炼而成,在之后却是从那妙谛子师祖亲手栽植仙界蟠桃树精嘴里才正式得知的。而前任幽冥大帝早在五万年前就已经有过打算要进行玄黄双修,他必定是找到了罗天仙宫的部分典籍后从那上面发现的。’
如果这样的话那幽冥大帝留在此行宫密藏内的藏书室自己可就绝不容错过了。虽然不一定能够找到完整的功法典籍,但却可能找到些关于仙界碎片的蛛丝马迹才是。
想到这里易天心中又是一片火热,但脸上却是面不改色道:“我现在还要赶至此地行宫中内的藏书室,不知前辈对那处可否熟悉?”
宛青山听罢则是点点头道:“在此行宫内却是留有一处专为幽冥大帝修研功法的密室,应该就是你所说的藏书室了。那其中有一份幽冥大帝的遗宝,据说是从仙界碎片内找来的好东西。只是我也从未有见到过,还需要易道友仔细去查探一下才好。”
听到此易天面色微变,能够从仙界碎片之中带出来的好东西必定价值不菲。这次真是天大的机缘落在自己身上,不过下一刻联想到碧落妖姬,易天面色一沉道:“我们速速动身,免得被人捷足先登。”
“怎么还有人进入此行宫密藏内么?”宛青山惊讶的问道。
易天周身一闪后便朝着来时的通道径直飞去,边走边说道:“现任幽冥大帝的第二分身碧落妖姬也来了,估计她也是冲着那藏书室而来的吧。”
“我看未必,”宛青山却是摇摇头道:“那东西等闲人都认不得,即便是放在眼前都未必识货。不过我们抢先一步过去也是必须的。”
听罢易天心头一喜,脑海之中细细品味了下刚才宛青山的话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脚下灵力注入后遁速加快,飞一般的往回赶去。现在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在仙界遗宝面前即便是同时对上碧落妖姬和阎邱自己也要果断出手,否则与之失之交臂可是自己的罪过。
花了百息功夫易天从通道内返回至入口石室,随即又找准了那通往藏书室的路一头扎了进去。此时周身灵力不再收敛而是悉数放开来全力催动遁术在狭小的通道内疾驰而去。
刚才在路过入口石室房间内易天可以清楚地察觉到有两道灵力的残留气息,心中越发急躁起来。
不消多说他们应该是早自己一步前往藏书室方向,可追了数十息后易天却是发现空气中只有碧落妖姬的气息残留,似乎在此找不到阎邱灵压波动气息。
很快眼前便远远看到了出口的位置,神念探查出去后发现在出口外有道道剧烈的灵压波动传来。不消多说应该是有人在动手了,再仔细分辨下正是之前于‘刀山火海’内和自己交过手的碧落妖姬。好似此时她正陷入苦战,至于阎邱的气息却是无从查起。
在通道内一阵急闪过后易天的身影便化作道黑色的遁光从出口处飞出,来到外面的石室后神念探出发现此时眼前竟然出现了两个碧落妖姬的身形。而且二人正全力出手战在那里,手上的神通法术祭起的阵阵灵压波动却是朝外四散开来。
让易天感到意外的是二人出手后神通所散发出来的灵压波动触及到石室周边的墙上后竟然都被吸收了去。目光环顾四周后发现此处石室比之前的几间都大,约有百余丈方圆,而四周墙壁上留有道道符文阵法,这些交手后的灵压波动正是被这些阵纹所吸收了去。
原本正在交手的二人见有第三者闯入后急忙在空中分开,随即三人呈品字形站立互相对持了起来。站在自身左侧的那个碧落妖姬却是开口道:“怎么你也进来了,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
“碧落道友不要随意套近乎,”易天却是不屑的道:“我不过是路过而已,而且貌似你遇上了不少麻烦么。”
说归说神念却是将面前二人都锁定住了,既然左边的碧落妖姬开口了,那右边那个就应该是假货了。但是易天神念扫过之后却是发现这个碧落妖姬无论是身形还是修为都与其本尊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为何会有如此状况出现,易天仔细的打量了下才开口问道:“貌似碧落道友你遇上不少麻烦了。”
正说着那右侧的碧落妖姬突然化作道灵光‘嗖’的一声朝石室底部飞去。易天定睛一看石室底部还有一间内室,门梁上却是挂着面一尺大小的古朴镜子。那到遁光飞回镜子之中后,不消三息间从中射出道灵光在自己身上扫过。
虽然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易天的直觉告诉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而此时站在另一边的碧落妖姬却是面色一喜道:“今次多谢易道友为我解困了,一会还要麻烦你拖住那守卫了。”
“什么?”易天面色一沉道:“碧落道友似乎把话说得太早了点吧。”
“错不了,那守卫来了,”碧落妖姬却是脸上露出诡异一笑后急急退开至一边。
心头猛然感到不妙,易天的脸皮抖了下突然看到一道遁光从那镜子之中飞出后至自己面前三十丈开外落下。遁光褪去后露出真容竟然是和自己魔修真身一模一样,而且修为也是比之前碧落妖姬的复制影像高了一筹和自己的修为持平。
心中一阵谩骂,原来此件灵气能够复制来人的影像,连得修为都能复制的一般无二。而且貌似只能够复制一人,但是会挑选最强的人。而且易天发觉这复制的影像傀儡貌似优先盯着自己,这样下去的话自己必定是会被优先照顾到。想到碧落妖姬刚才的话易天这才反应过来,可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随即将目光收回后再次锁定住面前自己的镜像。
三息后只见对方身形一闪在原地留下了个残影后径直欺身上前来,手中也是祭起了一把天魔刀式样的灵器,照着自己所站的位置迎头劈来。
眼见如此易天急忙抽身后退,手中天魔刀祭起后划过空中瞬间数百记天魔刃飞出朝着对方身上招呼了去。可没想到这具镜像竟然依样画葫芦般挥舞着手上的魔刀也是祭出了大量的天魔刃对攻起来。‘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数百枚天魔刃在空中激烈的碰撞在一起,时不时还有漏网之鱼飞出后直接劈中四周的墙壁。
可以无一例外这些神通法术都被墙上的阵纹吸收了去,而对面的这个镜像身上灵光大现之下好似吃了什么兴奋剂手中神通威力又加强了三分。
眼见如此易天哪能还察觉不到这四周墙壁上的阵纹应该是连通着那门禁之上的镜子,自己施展出来的神通秘术被吸收过后无形之间加强了对方的实力。
心中暗暗思量起如何应对之法,易天的目光扫过却发现在一边的碧落妖姬脸上现出一丝妖艳的笑容,随后开口道了声:“多谢易道友出手相助,妾身先走一步了,如果你能从容脱出便到‘苦劳山’去找邱明子吧。”
说罢周身灵光大现过后碧落妖姬竟然径直朝着那密室门口飘然飞去。这次好似门梁上的镜子丝毫没有对付她的意思,碧落妖姬伸手祭出神通照着大门推去。‘咔咔咔’声响过后石门被推开了道三尺宽的缝隙,而后碧落妖姬身形一闪从中钻了进去。
易天见罢顿时面色大变,煮熟的鸭子在眼前飞了。这次算是被碧落妖姬摆了一道,为她挡灾,而且现在自己倒是陷入僵局之中。
精彩都市小說 天行緣記笔趣-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密藏行宮 八 替罪看書
回过头来只见自己的镜像再次欺身上前来,手中魔刀祭出后聚起道一丈大小的天魔刃照着自己所站的位置袭来。
知道不能再以之前的方式应战易天急忙取出了龙龟甲盾祭起后罩在自己身上。感觉到面前空气突然分开两半,易天双手推出将灵力注入灵器之中,‘砰’的一声这道天魔刃劈中龙龟甲盾后将易天强行推出三尺开外。
待到易天正想反击之时眼角余光察觉到有道红色的遁光从那石室裂缝处飞了出来绕着自己这边兜了圈后直接飞至出口的位置。遁光褪去现出碧落妖姬的身形后只听她娇喝一声道:“今次多谢易道友为奴家分忧了,我们有缘再见吧。”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钻进通道之中,三息间神念便查探不到她的行踪了。至此易天感到心头有万般无奈可也没办法。转过身来对面那镜像手中的攻势不断,似乎是没有想要放过自己的意思。
易天啐了口后抽身后退,自己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么。可没想到那石门梁上的镜子突然闪过一丝灵光。这四周墙壁上的阵纹变成一阵扭曲后将此处空间封禁了起来,如此背后的通道口也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易天发现自己现在深处须弥空间内面前只有自己的镜像和那面镜子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