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從長阪坡開始 秋來2-第0777章阿斗可有婚約(過年好,新春快樂)熱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贾诩、荀攸之流,身体皆是不算太好,每次出征都带着,曹老板心里也有一些心疼。
毕竟郭嘉、戏志才等人也是因水土不服,或因病英年早逝,是曹老板心中永远的痛。
司马懿面对如此喜讯,当即建议曹操兵发汉中。
“丞相,刘备用诡计俘虏刘璋,蜀中士人还未曾完全臣服于他,他就兴兵讨伐三巴之地,这正是破刘的大好机会。
汉中位于益州北部,北横秦岭比邻关中,南亘巴山连着三巴之地。
有汉水从中间流过,地形险恶,易守难攻,是为进入益州的咽喉要道。
张鲁名义上接受朝廷的封号,实则是听调不听宣,去岁又杀我大将,侵我关中之地,理应剿除!”
曹操摸着短髯点点头,刘备已经得到益州,而汉中便是益州的门户。
若无汉中,则无蜀矣!
刘备讨伐三巴之地,就是为了剪除张鲁的羽翼,好为他下一步进攻汉中做准备。
此次陇右平定,又为他节省了许多人力物力,此次领兵十万,必要先刘备一步,拿下汉中,亲征张鲁。
曹老板决心抢在刘备之前攻下汉中,他亲自部署,率领十万士卒,从关中出发。
取道陈仓、散关、河池、武都氐,阳平关,最终攻破汉中。
曹军从陈仓散关进入武都郡,阴平郡氐人强端表示欢迎。
反倒是氐人窦茂、雷定等王,一是因为关平,心向刘备。
二是他们都是强端的对头,故而不欢迎曹军过境。
在曹军到来之前把道路堵塞。
在曹军到来之后,窦茂更是据险而守,阻其通过。
曹军先锋在阴平郡停留下来,双方互有交战。
马超突然惨败,以及陇右被张郃平定,曹操入侵阴平郡的消息,接二连三的送到了张鲁的矮案前。
“主公,如今曹公势如破竹,连马超都无法抵挡,十万大军一旦攻破阳平关,我汉中绝无再战之力。”
阎圃当即就跳出来,鼓动张鲁投降。
若是没有半仙赵达的那番话,张鲁倒是挺想要投降曹操的。
毕竟十万大军,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曹操带领的十万大军,与自己麾下的十万大军的战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他们能征善战,己方士卒又打过几次大战?
但是刘备他有帝王的命格,这让张鲁又有些迟疑。
这次还没等杨松跳出来,张鲁他弟弟张卫,直接跳出来,高声道:
“大哥,我汉中拥兵数万,又有阳平险关,纵然曹操他有数万人马,那又能如何夺我汉中?”
杨松见张卫势头高昂也是拱手道:“师君,张将军所言不错,我汉中拥兵数万,岂能直接投降曹操?
况且我等还有刘备这个外援,若是没了汉中,他益州也别想独存。
曹操与刘备乃是死对头,就算我们不向刘备请求援兵,刘备说不定也会派军来援。”
“刘备他刚刚得到益州,蜀中之人未必全都依附于他。
若是曹操来打汉中,他必定会保境安民,坐视我汉中与曹操厮杀,他好从中取利。
曹操败,刘备则领兵追击曹军,然后假意与我军交好,趁着我军疲惫,他顺势拿下汉中。
我军败,刘备则趁着曹军立足未稳,在与曹操争夺汉中。
总之,我们便是荆州刘琮的处境,唯有投降曹操,方可避免这般处境。”
阎圃分析的很是透彻,总之咱们就没个好!
刘备与曹操两只老虎相争,无论胜败,汉中就是他们嘴里争夺的那块肉。
迅速拿下益州,没有使益州得到战争的大规模破坏,足以让刘备有更大的底气与曹操搏一搏。
杨松立即反驳道:“阎从事,你是不相信张将军能够守住阳平关?”
张卫当即恶狠狠的看向阎圃,心想当初杨昂打了他的脸,今日他要再敢反对,我也打他的脸!
阎圃瞧着张卫那眼神,遂恨恨的甩了下衣袖:“主公,我句句出自真心。”
“大哥,我意在横山阳平城十余里内,分作十个军寨,以数万人分兵驻守各个山头,足以让曹军无法进入汉中,大哥可在南郑县与我调拨粮草。
曹军从关中至此运粮困难,必定想要速战速决,可我偏偏要利用险关,与他长久的相持下去,绝不出关。
大哥可再联系刘备,让他领兵出葭萌关,到阳平关下驻扎,待到曹军粮尽,他可从中取事!”
张卫的这番布置听起来没什么差错,而且应对的很好。
杨松当即拱手表示赞同:“师君,有张将军为首脑,再有吾弟等人作为爪牙。
纵然曹操领军百万来袭,也定然会铩羽而归的!”
张卫听此夸赞之言,头抬的高高的。
险要的阳平关,就是他的底气所在。
张鲁摸着胡须点点头,投降曹操,此事断然不做考虑。
“主公,刘备他肯为我军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吗?”
阎圃不明白,为何不投降曹操呢?
以前主公他也透露过,有投降曹操的心思,特别是在曹操他提出打汉中的时候,结果去打了韩遂马超。
“报。”从门外跑进来一名士卒,高声道:“师君,刘备差人送来书信。”
“哦?”张鲁眼睛一亮,当即说道:“速速请进来。”
孙乾带着刘备的书信,先是与张鲁等人见礼,直接就送出了书信。
“张师君,我家主公闻听曹操率兵十万前来攻打汉中,汉中与蜀中乃是唇齿相依之地,一方若失去,另一方必然也不会独存。
故而我家主公决意出兵帮助张师君守卫汉中,还计划让其二弟关云长,从襄阳出兵,攻打南阳,以作牵制曹军之举。
顺便联络江东,让其攻略淮南,以解汉中之危局!”
孙乾的一番话,说的满堂文武皆是有些开心。
杨松直接指着阎圃道:“阎从事,你听听,这就是刘皇叔的为人,而不是你嘴里那个自私自利之徒!”
阎圃一下子就懵逼了,谁成想刘备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孙乾一时间没搞明白,只是看向杨松。
杨松一见到孙乾就知道,自己又有一笔巨大的额外收入,故而从头解释了一番张卫与阎圃的话。
孙乾当即顺杆爬上,对着张卫道:
“张将军此番计策,与我家凤雏军师不谋而合,足以见得张将军之谋略,乃是汉中第一。”
张卫听到孙乾给自己戴高帽,竟然是拿闻名世间的凤雏之名,脸上的喜色更是要溢出来了。
“哎,侥幸与凤雏先生想到一起去了。”张卫哈哈着说了一句。
凤雏那毕竟是名士,能与他相提并论,让张卫觉得自豪的不行。
他对抗曹操的信心一下子就膨胀起来了。
连杨昂能都配合关平一道射杀了曹军督帅夏侯渊,这次兴许自己也能射杀一个曹军的督帅,从此扬名立万。
对于斩杀曹军名将的追求,谁还没有个小想法啊!
至于孙乾随口扯谎,对庞统根本就没有一丝的愧疚之心。
反正都是为了主公,更何况张卫这计策十分稳妥。
只要不出差错,无内鬼,曹操是绝对无法拿下阳平关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张鲁听到孙乾这样说,也是信心大增。
“敢问七夷王之乱,可是平定了?”
孙乾又拱手道:“回张师君的话,七夷王之一的杜濩已经被黄权斩杀,剩下的还在对抗当中,想必不日就会被平地。
到时候就能带领大军,直接支援汉中军。”
张鲁摸着胡须,没想到胡朴已经死了,有了黄权这样三巴之地的本地人,给刘备做向导。
地利优势方面,七夷王会极大的减少。
论士卒的精锐程度,张鲁可不认为那些板楯蛮是刘备麾下百战之卒的对手。
孙乾的这番话,倒是又让厅内的众人沉默了。
三巴之地名义上是刘璋的控制地,可实际上是被自家主公控制的。
七夷王那根本就不鸟刘璋的话。
但是现在刘备整治三巴之乱,也说的过去,毕竟三巴之地乱了许久,相互攻伐。
当初还是关平去了三巴,想要做买卖,结果被卷入一场纷争,这才退出来。
就算阎圃怀疑这件事是关平搞的鬼,但是没有证据啊。
就是两个王,相互厮杀。
“不知张师君,可还有要问的?”
张鲁想了想,开口问道:“不知关小将军近日来可好?”
孙乾愣了一下,点头道:“关小将军好的很。”
“我有个提议。”张鲁急忙提了一句道:“莫不如让他领少数人马,从三巴小路进入汉中,帮助吾弟一同抗击曹军。”
“好。”杨昂当即表示同意:“主公的提议好啊。”
张卫也点点头,有关平的帮助,连杨昂那个不如我的都能沾到射杀曹军大军的光。
那关平这次正大光明的协助自己,万一擒获曹操,也不是不可能啊!
张卫想着,毕竟连九十八的都这样了,那关平遇到自己这个与凤雏齐名的人,不得起飞啊!
孙乾沉吟了一下,拱手道:“张师君,这件事,容我回去与我家主公商议商议。”
“主公,此事不妥,勿要忘了刘璋的前车之鉴啊!”阎圃急忙插了一句。
对于关平这个不省心的人,务必要防着一二,否则稍微给他一丁点机会,他就能搞出花样,给你起飞了!
张鲁瞥了阎圃一眼,没搭理他,这次关平如果再入汉中,必定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女婿,谁也拦不住!
“我相信刘玄德的为人,况且先前是刘璋想要派人刺杀刘玄德,双方才会发生战事。
如今我们两家共同的敌人是曹操,这一点我张鲁还是分的清楚的。”
张鲁摸着胡须笑道:“公佑,你尽管回去与你家主公说,我有意与他联姻,想要把小女嫁给关平。”
孙乾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主公的庶长子阿斗年岁还小,若是想要结亲,关平确实是首选。
毕竟他也算是主公的义子!
“张师君,此事容我回去一同商议。”
“如此,甚好。”
孙乾便直接退了出去。
战事商议完毕,众人也都散了,张卫连同杨昂等人从南郑县出发,直接前往阳平关驻守。
杨松随即送孙乾前往驿馆休息。
二人漫步在南郑的街上,百姓人来人往,总体而言,百姓生活还算是安定。
“汉中百姓还不知道曹军来袭吧?”孙乾捏着胡须,瞧着街上叫卖的小商贩。
“没错,就算曹操真的到了阳平关,估计也许多人都不清楚。”
杨松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杨从事,我家主公想问你,你觉得什么时候能值得你冒险啊?”
“冒险?”杨松一时没有理解孙乾的话。
他又不上前线,他能有什么可冒险的?
“嗯,冒着全家之险。”孙乾又加重了一下语气。
杨松这才反应过来,阎圃说的是对的,刘备真的有图汉中之心。
“此时说这个怕是不妥吧!”
杨松很奇怪,万一曹操也派人来寻自己呢?
自然是价高者得!
杨松知道汉中是保不住的,汉中这块地对于刘备或者曹操都很重要。
两虎相争,这口肉就是汉中,杨松想要卖一个好价钱。
“我家少将军说了,还是要与杨从事坦诚相对,早谈这件事,大家都是聪明人。”
孙乾一点都不觉得说这件事早,况且汉中不保的事情,大家都能看得出来。
杨松如此聪明之人,也早就该提前跑路,找好新东家。
“刘益州想要汉中之地?”
“汉中蜀中唇齿相依,不要不行!”
杨松摸着胡须笑了笑:“若是刘皇叔想要,那我分文不取。”
孙乾一下子就皱眉,他知道,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杨松必定有所求!
“不知刘皇叔的子嗣阿斗,可有婚约?”杨松随口笑问道。
原来是打阿斗的主意!
孙乾连忙摇头道:“此事我做不了主,不过我家少将军说了,若是杨从事想要,如今益州府库颇为充盈,足可以开价。”
“哦,原来是关定国那小子说的。”
杨松点点头,倒是像他的脾气,能用钱解决的就用钱解决。
这与自己先前的想法是一样的,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情。
可是偏偏有些事,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此事,还麻烦公佑回去问问刘皇叔。”杨松笑了笑,对于钱财决口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