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uhc优美言情小說 戰神之踏上雲巔討論-第六百三十章 嫁女鑒賞-eyhgg

戰神之踏上雲巔
小說推薦戰神之踏上雲巔
“炎辰,我们不得不防啊!”
大国师商鸠这时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语。
对于李斯,他算是这些人之中跟他交往最多的人了,也清楚的知道这个李斯倒是什么样的人,用心狠手辣评价他都丝毫不为过。
“怎么大国师也担忧起自己来了?放心,以你们之间的交情,他应该是不会杀你的!”
“呵呵…炎辰你就不要见笑我了,他能够找到这样的机会,可是万里挑一啊,如果我们两个随便死上一人,那对于夏国来说可是一场毁天灭地的事件啊,我不敢保证夏国会怎样,但是我知道夏国的经济绝对会下降一个层次。”
炎辰仔细的听着商鸠的话语,他也知道,如果他们两个真的出了问题,那绝对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恐怕其伤害力不亚于一场举国战争。
“南域王我们回吧!不如明日我们起航会皇都?“
征天 哭泣的斷劍
炎辰的建议让夏延有些一惊,这也太快了,自己虽说已经有了准备,可是如此迅速还是让他有些慌乱,这一去他可就是从高高在上的南域王变成一个没有丝毫权利的一州之长。
“怎么南域王还有什么事情放不下,还是说有什么启齿难言之语?”
看着他那纠结的面孔,在加上这两日来的照顾,炎辰倒是不介意帮他一帮。
“大的事情倒是没有,只是我有一事想问问正相大人,不知能否如实告知!”
南域王夏延一脸凝重的看着炎辰,这是时候的他突然感觉自己变的好似悲哀,堂堂的一域之主竟然会走到如今的地步,还有那四大家族竟然背着自己和那个李斯来往,而且看其情况好像是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自己这个南域王当的也实在是有些悲哀啊。
“说吧,有什么事情,我定会直言不讳!”
“那,那我就说了,不知正相大人可婚否?”
夏延的一句话立刻惊呆了所有人,堂堂的一域之主就这么直接问别人,实在是有失身份。
就更不用说那一直跟在身旁的夏诗姸,她可是清楚自己父王问这句话的含义,不过她还是羞红着脸颊偷偷的听去。
“这,我暂时没有结婚,不过有一女儿!还有几位喜欢的女人!”
沉默了片刻,炎辰还是如实的说道。
不过炎辰的话可是让夏诗姸心中一惊,没结婚哪里来的女儿,还有几位喜欢的女人,他这么花心吗?
怎么这个炎辰完全和自己梦中的那个人对不上号了。
梦中的炎辰那是盖世无双的英雄,一身是胆,可是眼前这个人,越发的让她有些看不透起来,无论她从哪个角度看,眼前的他好像是磨平了不少的棱角。
“那这样就太好了!”
终极激活 炎志
妃常狂妄:妖孽邪王宠在怀
夏延却是一拍手掌,大笑了起来,只要炎辰没有结婚就好,对于他有几个女人他丝毫的没有感到意外,如此优秀的男人若说身边没有几个女人陪伴,这说出去也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超級農民工 壹山飄雪
“好?”
一旁的小七却是惊声一问,自家王爷没有结婚,还有女儿,这个老家伙竟然说好?
“不是,不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既然正相大人还未结婚,我正好也有一女,不知道正相大人是否有意!”
“父王!”
夏诗姸立刻惊叫一声,在这么如此的大庭广众之下说出,实在是让她有些睁不开眼,哪有这么直接就推销自己女儿的,难道是说自己嫁不出去了,还是说长的难看。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
“南域王,这件事情我看你还是别议了,无论怎样,你到了皇都,我也会照顾一二,剩下的事情你就不要提了!”
看着炎辰那渐渐有些严肃的神情,夏延顿时收了声,直接吩咐了一句,随后车辆缓缓的朝着王府开去。
这一路上夏诗姸都是在愣愣的看着炎辰,她没有想到这个炎辰会说出那样的话语,听他的语气就好像自己怎么倒贴一样,难道他真的以为本姑娘没人要了么。
本是绝美的容颜一路上都挂满了愁容,她不明白这个炎辰到底是看不上自己哪里,他刚才说的话实在是有些冰人心房。
进入王府,夏诗姸还是站在原地一直望着那渐渐消失在眼前的炎辰,身旁的夏延一声摇头叹息,女儿的心思他已经完全看透,虽说这里面有自己的帮忙,可是那眼中的神情是骗不了他的,奈何那炎辰无意,自己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走吧女儿,既然他无意,我看这件事情就算了吧,也是怪父王,如果早些问一问就好了!”
夏延说着就一把拉起自己的女儿想要离开这里,可是她的身体却是纹丝不动。
“女儿,我们走吧,以后父王在给你找一家好的!”
就在夏延说完话语之后,却见夏诗姸一把振开那抓着自己的手掌,快步朝着炎辰所在的屋内走去。
“炎辰,你凭什么不愿意,我是哪点不好吗!”
这句话可是把后面跟来的夏延吓了一跳,自己都不敢这么直呼正相大人的名讳,自己这个女儿倒好这么大吼大叫还丝毫没有一点畏惧。
“小公主,我家王爷休息了!”
就在夏诗姸走进大厅的时候,被门口的小七直接拦截了下来。
全職守夜
信仰 逃竄的小孩
刚才王爷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可这个女人还不依不饶。
“休息了?我才不信!你们家王爷就是躲着我,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使是躲着我,我也要跟他说清楚!”
夏诗姸眼见自己无法在闯进去,就直接坐了下来,“我等着,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跟我回去,一个女孩家在这里像什么,别忘了以后父王就是个无权无势的人了,你还这么任性!”
夏延的话语并没有让她有丝毫的动弹,还是坐在这里,安静的等着。
现在她倒是早就忘了父王交代她的事情,所做的一切全凭她的本能,这个炎辰说那样的话实在是太伤她心了,以前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幻想见到炎辰的各种场景,可是现实却完全的不一样。
而且在这两天接触下来,她真的对炎辰动了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