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a7dt精彩都市言情 宋煦 官笙-第三百九十八章 詔書:順誠王分享-ta87g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大宋上下,对赵煦的看法有很多。
一些‘旧党’认为赵煦‘残忍好杀,无先皇之德’,一些认为赵煦‘圣德蒙尘,宠信奸佞’,另一些人则抱有期待‘圣心烛照,荡涤朝纲’。
‘新党’对于赵煦的看法也有很多种,一种认为赵煦‘优柔寡断,亦步亦趋’,一种认为‘用力过猛,后续乏力’,还有一些人,则焦急等待,等待赵煦‘全面复起新法’。
还有一些朝野人士,受惑于谣言,认为赵煦反复无常,是个无道昏君。
最有最亲近的一些人才能了解,赵煦是一个极其清醒,对很多事情有着他自己的看法,尤其是对‘开疆拓土’,有着不假掩饰的野心!
章楶听着赵煦要再来,心里暗道:再来,这李夏怕是就不会再存在了。
君臣二人又仔细商讨一阵,章楶便出去了。
三国和议一成,最重要的就是善后了。
大宋要对新占领城池的排兵布阵,西夏忙着收拾残局,辽国则要专心对付叛乱。
萧天成等到了章楶的‘松口’,心里是万分开心,神色不动,与章楶继续敲定其他各种细节。
比如,册封李乾顺为顺诚王就在三日后,灵州,也就是西平府,辽国使臣要做见证人。
另外西夏朝贡,定在年底,第一批就是一万匹良马,牛羊十万,金一千,白银一万,铜钱三十万贯等等。
其三,就是西夏之兵,不能东出西平府!
宇宙級大反派
大体框架已经谈妥,章楶与萧天成等人,也不过是磨些细节。
極品女
第二天一早,章楶亲自送萧天成出城,两人还在讨论着宋夏辽的关系。
章楶背着手,应着早上的一丝凉风,道:“听闻,贵国叛乱已成燎原之势?”
萧天成神色不动,淡然一笑,道:“疥癣之疾而已。”
章楶出城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骚味,这是俘获的西夏众多的牛羊马匹,被圈在城外,足足二十多万头!
章楶望了眼,笑着说道:“官家说,这一战后,每个士兵,都要分一头牛羊!”
萧天成内心有些莫名怒意,忽然说道:“贵国官家之前说,要与我大辽结盟,先期赠送多少甲胄来着,一万副?”
章楶目光慢慢转回,踱着步子,道:“结盟自然无问题,贵国对互市,怎么看?”
萧天成沉思片刻,道:“若是贵国之前的承诺能做到,也无不可。”
章楶双眼微微眯起,他越发的感觉,辽国境内的叛乱,或许真的是星火燎原了。
章楶回想着赵煦的话,道:“可以先开两个互市,互市须有三个条件:其一,两个之民自由出入,当同等对待,不可欺压。其二,货物自由往来,不受限制,不可粗横。其三,钱币以我国铜钱、交子为主。”
萧天成听着,边走边直视着章楶,道:“真的可以自由来往?我大辽如买宋人的铁器,兵甲,粮草,都可?”
章楶从容不动,道:“当然,如果我大宋要买贵国的马匹,牛羊等,当也不受限制。”
萧天成眼神狐疑一闪。
宋人已经拿到了横山地区,那里是极其良好的产马地,根本不需要他们大辽的马匹,依照宋人现在的局势,根本不需要他大辽什么。
反而是大辽,需要宋人的丝绸布匹,柴米油盐铁等等!
萧天成觉得其中有问题,但大辽确实很需要帮助!
萧天成心头捉摸不定,道:“我回去之后,会禀报我皇,萧某是乐见其成。”
章楶微笑,道:“此去灵州,有劳辽使了。”
萧天成看了眼不远处的马车,抬手向章楶,道:“还请转告贵国皇帝,有机会,外臣还想与他下棋。”
章楶深知赵煦的棋力,依旧微笑着的拱了拱手。
萧天成又看了眼庆州城,这座不大的城池,藏着一个看似普通,实则野心勃勃的宋人皇帝!
他心里叹了口气,转身上了马车。
现在,他很赶时间,必须迫使宋夏休兵,让夏人尽快背刺辽夏边境的叛军。
章楶目送他的马车离开,神情和缓。
这一战,到了这里,总算是要结束了,就等着李乾顺那边盖印,大宋这边册封,就可彻底结束这一战!
等李乾顺看到宋人拟定的国书,脸色自不好看,但他还是强忍着,盖上了梁太后的玺印。
就在李乾顺盖印后的第二天,种建中带着诏书,骑着马,带着一百士兵,进入了西平府。
种建中神情木讷,没有言笑,在西平府大堂最前方站定,俯看着李乾顺。
李乾顺面无表情,穿着常服,身后是李至忠,嵬名阿山,察哥等人。
萧天成等人,则站在大殿外。
沉默,连呼吸仿佛都静止了。
气氛不是很好。
“李乾顺接旨!”种建中声音低沉有力。
李乾顺脸角狠狠抽搐了一下,还是抬手躬身,道:“臣接旨!”
种建中瞥了他们一眼,越发的沉声道:“朕绍膺骏命:朕薄德以继大统,夙兴夜寐,战战兢兢,不敢懈怠。今西北李氏归化,非朕之功,实乃诚心顺意,恪守臣道,朕心甚慰……着册封为顺诚王,领西北诸地,为我大宋署理西北,不亦称之……”
李乾顺听着这道诏书的话,脸角抽搐再三,心头怒火不断涌起,都被他硬生生的压住了。
“钦此!”
种建中念完,慢慢合起诏书,看向李乾顺。
李乾顺狠狠咬牙,飞快恢复面无表情,上前接过圣旨,道:“臣谢陛下!”
种建中审视了他片刻,又扫过其他在场众人,将圣旨递给李乾顺,嗡声道:“官家的口谕,没有官家的允准,你们的兵马,不能随意处境!”
李乾顺自然明白种建中话的意思,丝毫不放在心上,淡淡道:“我明白。”
种建中不管他明白不明白,握着腰间的刀,大步离去。
李乾顺送都没送,种建中一走,他猛的将这道圣旨扔在地上,狠狠的用脚捻。
“此仇此恨,朕永远不会忘!”李乾顺咬牙切齿。
暧昧成神 天云战
李至忠,嵬名阿山等人见着,大气不敢喘,纷纷低头。
君辱臣死!
他们对于李乾顺的愤怒自然不敢目视,但萧天成,耶律巩就不那么在意了。
嫡女很忙:王爷,娶我请排队
耶律巩走进来,不管李乾顺的愤怒,直接说道:“好了,宋人三天之内就会退兵。你们回到兴庆府,给你们十天的时间。”
傲世狂醫
十天时间,就是要李乾顺整兵,背刺辽国的那些叛军!
李乾顺脸色本来就难看,现在越发阴沉,心里怒恨:这些辽人,不过是在利用他,根本不是真心帮他退宋!但凡这些辽人真心一点,他也不至于这般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