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ydp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961、世界上最羞恥的相遇(求月票)相伴-0qm21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种子资本的面试地址,为什么会在果壳电子里呢?”
当孔御姐安静等在面试房间的时候,左洋也来到了果壳电子厂门口。
他是按照给定地址过来的,万万没想到刚下车,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高大“K♥”金属建筑Logo。
“会不会是给错地址了?”
左洋没有进入果壳电子的大门,先给种子资本的工作人员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你好,我是左洋,我想问一下贵公司面试地址是在江陵区工业大道上的果壳电子厂里面吗?”
左洋说话的时候,其实已经感觉到有些口干舌燥了。
工作人员在多粗心的情况下,才会把面试地址给错啊?
如果没错的话,那只能说明种子资本和果壳电子有着种种关联了。
“没有错。”
炫舞毁我终生 旧城旧梦伊旧人
工作人员冷漠的回道:“你按提示来到8号楼就可以了。”
工作人员说完就挂了电话,左洋对这种态度倒是没有方案,这是天使投资公司应有的态度,虽说创意难求,但是金主爸爸更难找。
“也许只是有点关系,也许只是借用一下果壳电子的办公楼,也许对方没看过那档节目呢······”
左洋脑海里闪过很多念头,最终也是毅然走进果壳电子厂里。
保安核对身份放行后,左洋走在厂区平坦的人行道上,左顾右盼的一阵打量,发现果壳电子的设计规划真的很漂亮。
大概是面积太大的缘故,所以到处都有指示牌,并且实行人车分流,在浓郁树荫的罅隙中,能够发现背后藏着一栋栋并不高大,但是排列很有规则的办公楼。
再看看果壳电子的员工,精气神暂时不去细究,因为每个公司都有一些喜欢摸鱼的打工人,但是普通员工穿着工服,中层领导以上基本都是西装,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个厂牌,这应该是约定俗成的着装规矩,就好像阅兵一样赏心悦目。
十几分钟后,左洋终于到达8号楼,这栋楼没有刚才经过的那些办公楼热闹,但是门口挂的牌子上,清清楚楚写着“种子➹资本”。
中间的“➹”大概就象征投资必中的信心,左洋叉腰沉默了一会,这一路走来他突然觉得追上果壳电子似乎不太现实。
果壳目前展露出来的模样,并不是土豪作坊,而是一个已经形成规模的巨无霸,完全匹配上它在国内的地位。
“据说在沪城还有一个分厂。”
左洋嘴角动了动,走向了面试办公室。
······
左洋是最后一个,其他七个面试者已经到达,大家正在互相寒暄和打招呼。
毕竟也算是创业路上的伙伴,说不定什么时候对方就发达了,而且种子资本目前只启动两笔投资,一笔是久游,一笔是58同城。
久游已经被证明是超优质投资,58同城应该也不会差,因为这个公司已经得到了软银和滕讯的加持,回报率绝对不会差的。
所以谁要是成为种子资本的第三笔投资对象,基本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好项目。
左洋也加入了互相介绍的氛围中,不过有个人盯着左洋端详一会,突然问道:“左总,您前几天是不是参加过一个节目。”
左洋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已经有另一个面试者回答了:“《赢在中国》是不是,那期我也看了。”
其他几个面试者也都互相对视一眼,看来所有人都认出来了,只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对,我参加过那期节目。”
左洋斟字酌句的说道:“并且在节目上,对果壳电子和陈董提出了一点小小的意见。”
“那你知道果壳电子和种子资本的关系吗?”
永別了,武器 [美]海明威
一个四十多岁的面试者问道。
“不是很清楚,我以前在国外工作,回国后对投资圈了解的也不透彻。”
左洋选择说了实话,因为他也想提出自己的疑问:“你们了解到什么信息?”
“我们也只是听说,但是谁也没有亲自验证过······”
妖孽尊主索爱:傻妃太冷情
虽然这些创业者,基本都能确定陈汉升就是种子资本的幕后老板,但大家都没有选择说出实情。
左洋在节目上怼了果壳电子,结果还被放进来面试,整件事明摆透着一股蹊跷,还是不要因为这个傻子,耽误了自己的商业计划。
走廊里莫名的尴尬起来,左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难道种子资本真的和果壳电子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陈汉升不会坐在里面吧?”
左洋心里闪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没过多久,种子资本的工作人员就出来了,还特意为面试者排了一下顺序,也不知道是恰巧,还是有人特意指使,左洋正好是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也有最好一个的好处,可以准备的时间更长一点,尤其别人进入房间时,在开门和关门的一刹那,左洋还假装站起来瞄了一眼。
“主面试官不是陈汉升,也不是曹建德,好像是个女的!”
左洋松了口气,虽然看不清面貌,但是从穿着来看主面试官是个女性。
这样他心里压力就小一点了,异性之间可以更好的沟通,左洋把领口的衬衫解开一个扣,想了想又把这个扣子给系起来了。
这个无意识的小动作,还是暴露了左洋内心的紧张。
随着面试者们不断进入和离开,走廊里很快就剩下左洋一个人了,他悄悄的靠近门边,想听听里面在说什么。
“您的商业计划我们看到了,既创新又有可操作性,接触下来也觉得您很有拼搏精神,所以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们都会亲自联系您的······”
说话的女声温和而平静,又包含一种成熟的阅历,左洋暗暗猜测,这个主面试官肯定很有气质,要不要说些夸赞她漂亮的话呢。
“左洋!”
当第七名面试离开后,终于叫到最后一个名字。
劍斷竹蕭音 昕檸
左洋深呼吸一口气,拽了拽西装的袖口,然后“咯吱”一声推开门,笑容满面的说道:“上午好,俗话说最后出场的就是压轴戏,我很荣幸能够担当这个重任,尊敬的主,主,主······”
青诡纪事
“主面试官”这个简单的称呼,左洋硬是没有叫出来,他瞠目结舌的立在原地,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没办法再走进一步。
自信飞扬的神色已经消失,现在的左洋除了震惊以外,还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羞耻感,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和孔静再次相遇。
她还是那么漂亮,但是比大学时更加端庄,也上次在瑞典见面时更加严肃。
毕竟她现在是果壳电子的董事,还是主面试官,而自己只是一个乞求对方投资的无名小卒。
已近中午的阳光非常炽热,但是左洋似乎坠入冰窟一般,他觉得这个面试房间好像一面悬崖,自己孤独的站在悬崖边上,山底下都是那些嘲笑自己的声音。
就在左洋想跳下去的时候,一声幽幽的叹息在房间轻轻回荡,左洋顿时又“醒”过来了,他刚才差点晕倒在地上。
“我居然舍弃了这样一个女人!”
左洋心里开始剧烈绞痛。
“左先生。”
孔静叹息完毕,指着面试桌前的一个椅子说道:“请你坐下。”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