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z9uj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五十六章 街邊展示-qlckj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歌,那件毛衣你拿到了吧。快穿上看看,看合不合身……”
这是个还算热闹的镇子,林立的高楼和破败老旧的街道并存,有些斑驳褪去墙灰,掉了些瓦片的瓦房便混杂在亮着万家灯火,灯火映出到街道上的高楼,和高楼下,靠着街道的各种铺面中,
老旧昏黑的巷子里没什么人进出,亮着盏盏路灯的街道旁,形形色色的人来往着。
混杂着些行人话语声,街道旁还亮着灯店铺里的叫卖声,热闹着。
一条巷子口边,热闹街道的街尾边,一家快递店前,廉歌拿到了顾母让顾小影寄过了的那件毛衣。
先前的视频电话还没挂,顾母笑着,同廉歌说了句。
“好。师母,”
微微笑着,应了声,廉歌打开了装着毛衣的袋子,就袋子扔进旁边垃圾桶,脱下外衣,将顾母寄来的那件毛衣穿在了里面,
“……怎么样,还行吗?”
视频电话那头,顾母笑着,出声再问道,
“挺暖和的。”
微微笑着,廉歌将先前的外衣再重新穿了起来,应了句。
“暖和就好,我看看,再给你织一件,你到时候好换洗。”
顾母看着,点了点头,笑着再出声说道。
“……妈,那我的呢,我的那件呢……”
“……在织了,在织了,你着急什么……”
“……妈,我感觉你在骗我,你把廉歌那件毛衣织好的时候,我的那件毛衣我连衣领都没看到……”
旁边,沙发上,顾小影有些幽怨着出声说道。
“师母,一件就足够了,就不用再织了。”
廉歌微微笑着,看着视频电话那头,再出声说了句。
“……也是。”
顾母闻声,点了点头,应了声,再转过了头,
“……顾小影,你看看人廉歌多懂事……你看看你,一天天,坐没坐相,站没站像,浑身就跟没骨头似的,才坐到沙发去,头就挨到枕头上去了……”
“……妈!亲妈……”
顾小影再干嚎了声,还是没从沙发上起来,
“……廉歌,你岳父岳母欺负我……这个家,我没法待了,你还不赶紧过来接我……”
哼哼唧唧着,顾小影再说了声。
顾母没好气着,白了她一眼,
圣尊武帝 奇葩男
“……把那沙发垫子拉一下,都要给你带到地上去了。”
“……哦……”
止住了声,顾小影乖乖着坐起来,拉了拉垫子,再重新趴了下去。
再没好气看了顾小影一眼,顾母看向了视频电话这头的廉歌,
“……小歌,那你差不多也去吃晚饭了吧,我和你老师就不跟你多说了,你和小影聊吧。”
“好,师母。”
看着视频电话那头,听着电话那头的话语声,廉歌微微笑了笑,应了声。
视频电话那头,顾母和顾汉国走开了些,顾小影趴在沙发上,垫着枕头,再拿起了手机,
“……廉歌,廉哥哥……你刚才好像心情有些低沉,现在好些了吗?”
“好多了。”
微微笑着,廉歌应着。
……
“……吱吱,吱吱吱……”
又再和顾小影说了会儿话,廉歌挂了电话,将手机随意着重新放进了兜里。
肩上,小白鼠转动着脑袋,张望着四周,沿着街边,岔路口边,摆着的些小吃摊,立起了前肢。
愛,在離別
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廉歌微微笑了笑,再转过身,朝着路边个没多远的小吃摊位走了过去,
“……来碗炒饭,打包带走……”
“……好嘞,马上就好……小伙子,你要点什么?”
富貴芳華
生存还是死亡:极限求生 龙恩
招呼了声旁边个客人,见廉歌走近,摊位后的摊主一边忙活着,一边再招呼着,
“炒份回锅肉,炒个土豆丝吧。”
看了眼立在摊位旁边,牌子上的菜,廉歌出声说了句。
“……行,打包还是就在这儿吃?”
“就在这儿吃吧。”
雪夜梨花落,詩飄覓雪心
“……好嘞,您先坐,稍等会儿。”
摊位后的摊主应了声,再忙活了起来,拿着勺子翻炒着摊位上铁锅里的菜。
廉歌转过了身,再看了眼,
这摊位就摆在街道边,支着个摊子,摊位前,摆着几张折叠桌,摆着些塑料凳。
随意选了个位置,廉歌坐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阵阵拂来,带着寒意的冷风,街道旁,几个摊位前,都没坐什么人,来往的食客大多带着些小吃便离开了。
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摊位前,挨着街道边的台阶旁,
还有几个往地上押着张布,摆摊算命的算命先生,
漫遊銀河系 北冥幽
—————
“……这天气,真他娘冷了啊……”
“……冷,冷能冷到哪去,你个老家伙,别等会儿说手抖了,耍赖啊,落子无悔我跟你讲……”
“……就你个臭棋篓子,我还反悔……你别说你脑子冻木了就成……”
靠着近的两个算命摊位后,两个老头在两个摊位中间摆着象棋,正一边下着。
……
“……这天气,真是冷啊……”
摊位后,那摊主将碟炒好的土豆丝,和一碗饭端着,从摊位后走出来,走到了廉歌身侧,
天璇变 油锅里的鸡蛋皮
“……小伙子,你先吃着,剩下个菜马上我就给你炒过来,免得等会儿冷了。”
摊主笑呵呵着,说了声,将那碟炒好的土豆丝和那碗饭放下,再沿着路,望了望,重新走回了摊位后,
廉歌点了点头,将饭碗端了起来,看了眼肩上正眼馋着的小白鼠,夹了筷子土豆丝递给了小白鼠,小白鼠爪着捧着,把土豆丝往嘴里递着。
再夹起筷子菜,廉歌吃了起来。
……
“……给我来份面,多放点辣椒,这天气,真他娘冷……”
正下着棋的个算命老头,抬起头,朝着那小吃摊主招呼了声,
“……也给我他娘来一碗。”
“……成。老陈,老徐,你们今天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收拾啊。”
“……他娘的,收拾什么啊,一整天都没开张……诶,等等,那碗面先别下,好像他娘来生意了,别破坏了老子的形象……”
算命老头骂咧咧说了句,紧随着抬起头,朝着路边望了望,似乎看到了些什么,再对着摊主喊了声。
“……我那碗面,也不要了。”
赶紧着,另一个算命着也跟着说了声,老神在在的坐在摊位后。
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着的话语声,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那路边,
我又不是你的谁
路边,不远处,一个年轻女人浑身裹得严严实实,显得有些臃肿的,站在了那路边,犹豫着,朝着马路边几个算命摊位看着。
又再踌躇了下,那年轻女人还是朝着那几个算命摊位走了过去。
停在路边第一个摊位前,那年轻女人看着摊位后的算命老头,眼底还犹豫着,那老头转动着目光,再打量打量了这年轻女人,
“……师傅,您这儿,能抓鬼吗?”
再犹豫了下,那年轻女人还是出声对着那算命老头问道。